您好欢迎光临沈阳市佳科塑料制品厂官网!
网站首页 丨 关于我们 丨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最新资讯
留给一次性塑料制品的时间不多了,“减塑”已不能再等
来源:www.jiakesl.com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05日
沈阳塑料制品抓实抓细减塑目标任务,绿色生活新风尚
——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扎实推进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

今年初印发实施的新版“限塑令”—《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受到了社会广泛关注,提出到2020年底,率先在部分地区、部分领域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产、销售和使用。

为顺利完成2020年塑料污染治理各项阶段性目标任务,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工业和信息化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监管总局、供销合作社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扎实推进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下一阶段重 点工作进行了具体部署,压实各方责任,细化执行标准。

2020年底目标:落实落细目标任务

“塑料吸管还能不能用啦?”“含塑料微珠的日化产品是啥?”“超市的连卷袋也被禁了?”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公众对于禁限的塑料制品品类大多还处于比较“模糊”的状态。

为解决公众疑惑,避免理解偏差,《通知》明确了2020年相关塑料制品禁限管理的细化标准:一是对相关国家规定早就明令禁止的品类作了重申,如早在2007年就列入禁止生产、销售类的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超薄塑料购物袋,和2017年强制性国家标准要求禁止生产、销售的厚度小于0.01毫米聚乙烯农用地膜;二是对容易在自然环境中积累或存在泄漏风险的品类,明确了2020年底政策要求,如禁止生产和销售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一次性塑料棉签,禁止生产有意添加塑料微珠的淋洗类化妆品和牙膏牙粉;三是对生活中常见的一次性塑料制品进行了禁限管理范围界定,明确到2020年底在部分地区和场所,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购物袋、一次性塑料刀叉勺、一次性塑料吸管。
沈阳塑料制品
一次性塑料制品这么多,为什么先禁限这些呢?

谈及原因,受访专家解释,这些环境泄露风险较大的品类是塑料污染治理的关键。“以超薄塑料购物袋为例,其更容易向环境泄露而引发环境污染问题。”不同塑料品类的产品形态和品种不同,其易泄露性也是不同的。他进一步解释说:“比如超薄塑料购物袋较难收集、规范化处置难度大,更容易向环境泄露。”另外,一些塑料制品污染量虽然不大,但具有积累性,该专家坦言,“比如有意添加塑料微珠的淋洗类日化产品,其中的塑料微珠会随着污水系统进入自然环境,可能带来累积性的环境影响和危害。”

当然,禁限也并非“一刀切”,比如塑料连卷袋、保鲜袋、牛奶饮料食品外包装自带的吸管等目前仍可使用。值得一提的是,细化标准充分考虑到在一些重大突发公共事件期间的特殊情况,并且将根据实际执行情况进行动态更新调整。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我们要从一个购物袋和一根吸管开始,培育形成新的生活方式。受访专家表示,“从这些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一次性塑料制品着手,能够促使公众在日常生活中形成绿色消费习惯,减少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使用。”

齐抓共管:各部门各地精 准施策

“限塑”早已成为全球共识,近年来,多个国家都出台了“限塑令”,国际机构和NGO也发出了塑料污染治理的倡议。

2018年,欧盟委员会通过《关于提请欧洲议会和理事会通过减少特定塑料产品对环境产生影响的指令》,提出针对部分一次性塑料制品的禁限措施。
2019年5月,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在日内瓦一致通过对《巴塞尔公约》的修订,将控制塑料垃圾的跨境转移和处置纳入法律约束的框架。

日本则在2019年制定了《塑料资源循环战略》,并将海洋塑料垃圾和微塑料治理列入当年G20峰会的重要议题。

而中国,已经开启一场分地区、分领域、分阶段,从理论走向实践的“白色污染”治理战,提出了应对塑料污染治理的“中国方案”。

据悉,目前有关部门已经积 行动起来,深入贯彻习 近 平生态文明思想,提高政治站位和使命意识,细化部署、压实责任,为实现2020年阶段性目标做好准备。

市场监管部门已将涉及禁限的塑料制品纳入年度执法稽查工作要点,指导北京市于今年5月1日起启动了塑料袋专项整治行动。商务部门正在积 落实固废法要求,研究制定商品零售和电商外卖等企业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的年度报告制度,指导集贸市场建立购物袋的集中购销制度。工业和信息化部门正在组织开展可降解材料关键产品攻关,推动可降解材料产业化发展。住建部门正在结合实施生活垃圾分类,加大塑料废弃物的分类收集处置,指导已实施生活垃圾分类城市统筹做好减塑工作。交通运输部门将塑料垃圾治理纳入长江经济带船舶和港口污染整治工作,加大港口塑料垃圾收集设施建设,加强对船舶违规排放塑料垃圾的查处。民航、铁路、邮政等部门也正在积 推进民用航空、铁路运输、快递等领域塑料污染治理工作。

形成绿色生产和生活方式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综合管理部门、行业主管部门、执法部门建立各司其职、各负其责、相互配合、齐抓共管的联动机制,更需要各地方的积 推动落实。

据了解,目前已有约1/3的省份出台了省级实施方案,结合各省实际,提出了应对“白色污染”的解决方案。

早在2月10日,海南就发布了《海南经济特区禁止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规定》,这也是新版“限塑令”之后国内针对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的首部地方法规。海南还宣布在4月1日至11月30日,分步骤、分阶段组织重 点行业和场所率先开展“禁塑”试点工作。

其他各省也纷纷出台相关政策,整体部署塑料污染治理工作。

在青海,有关文件要求坚持有序治理,充分考虑地区之间、城乡之间、行业之间的差异,按照突出重 点、有序推进的原则,区分省会城市、地级以上城市、县城和生态功能区,分步骤、分领域、分区域,有力有序有效治理塑料污染。

在河南,则设立了郑州、洛阳、濮阳、许昌4个试点市,提出到2020年底前在试点市建立健全塑料制品生产、流通、消费和回收处置等环节管理制度体系,城市建成区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产、销售和使用。

与此同时,《通知》也进一步压实了地方责任,要求各地要提高政治站位,进一步增强做好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紧迫感和责任感,加大工作落实力度。8月中旬前出台省级实施方案,细化分解任务,层层压实责任;督促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地级以上城市等结合本地实际,重 点围绕2020年底阶段性目标,分析评估各领域重 点难点问题,研究提出可操作性、有实效的具体推进措施,确保如期完成目标任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