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芬达IPO竟是贴牌商吴剑斌娶小13岁国航空姐

  在小红书上,电热毛巾架正和智能马桶、扫地机器人300024)、洗碗机、烘干机等系列家电,并称为提升居家幸福感的必备好物。

  这一产品最初流行于欧洲,比如像英国这样常年多雨雾、空气湿润的国家,往往会用电热毛巾架给毛巾和小型衣物烘干杀菌。如今随着中国生活水平的提升,尤其是要经历极其湿润回南天的南方家庭,也逐渐普及起这一产品。

  楼市资本论注意到,近日发起深市创业板IPO的江西艾芬达暖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主要产品正是电热毛巾架与暖通零配件,此番若能成功上市,将成“卫浴毛巾架”第一股。

  然而从招股书中可以看到,面对国内尚未成熟的电热毛巾架市场,艾芬达有着核心业务为代工(贴牌)、高科技含量存疑、9成收入依赖境外等问题。

  就实控人吴剑斌而言,对比曾经风光娶到小自己13岁空姐为妻的难度,只怕这次想靠毛巾架撬开资本市场的大门,或有更大的挑战。

  招股书显示,艾芬达成立于2005年,吴剑斌不仅是法定代表人,还是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并以直接或间接持有的44%比例的表决权,成为公司的实控人。因此,要探究艾芬达的发展,离不开对吴剑斌人生经历的探索。

  楼市资本论了解到,吴剑斌1969年出生于浙江省台州市,按照中国传统命理学来说,吴的属相是土鸡,一般来说性格要强,勤劳吃苦,但在取得成就后,却易高调炫耀,这也在吴剑斌的人生经历中得以印证。

  公开资料显示,毕业于西南科技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的吴剑斌,剑走偏锋在1990年却成了浙江水晶厂的一名机械绘图员,随后的多份工作也都是和机械打交道。

  在吴剑斌从毕业到而立的这十年中,他从绘图员、水泵厂车间主任,一路干到了机械厂厂长,直到2001年决心自己创业。

  吴剑斌的老家台州是著名的“中国阀门之都”,尤其在台州玉环市,水暖阀门是其第二大产业。近水楼台先得月,吴剑斌首次创业也是成立了台州万达阀门有限公司,并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这也为其如今想借电热毛巾架上市打下产业基础。

  楼市资本论注意到,爱企查显示,目前吴剑斌在6家企业担任法人代表兼高管,名下还拥有10家控股企业。

  其中,吴剑斌作为实控人的玉环县鼎钰贸易有限公司,和江西沃达智能制造有限公司,经营范围都以机械设备及零配件制造销售为主,因而此番艾芬达上市或触碰到IPO同业竞争的红线。

  在吴剑斌的创业过程中,他还颇善营销自己。在艾芬达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大秀吴剑斌与联合国前任秘书长潘基文的合影。

  招股书显示,其夫人包旖云1982年生人,比吴小13岁,22岁到27岁,曾经是国航的空中小姐,还一直做到了乘务长的职位。从28岁开始,一夜之间鲤鱼跃龙门,从空姐成为艾芬达董事。

  同时,楼市资本论查询,包旖云在2015年的资料介绍,也就是其33岁的时候还是大专学历,到了今年,已经变成了本科学历,但是并未透露是哪所学校的专升本。

  一直以来在资本市场,家居板块估值都和地产销售拟合度高,受去年以来房企暴雷影响,当前家居板块估值处于历史 20%的低分位。

  招股书宣称,艾芬达的电热毛巾架不仅具备烘干功能,更进一步实现了智能联网、精准控温、语音控制、APP智能远程控制等功能,在艾芬达媒体方面的宣传稿件中,也极力渲染其科技属性。

  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艾芬达研发费用率分别为2.75%、3.36%和3.17%,与行业平均值存一定差距。

  由于国内电热毛巾架尚未普及,因此厂商业务主要为代加工或零部件公寓,普遍生产规模偏小,专业配套程度较低、产品研发能力有限。艾芬达也不例外。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来自ODM模式的收入占比一直在9成以上,并呈波动上升趋势;这也意味着,艾芬达的核心业务实则为国外卫浴、暖通器材建材产品批发及零售商贴牌生产。这也直接限制了其利润空间的拓展。

  对于艾芬达来说,大家居企业能否被赋予科技估值,除了要看使用哪些科技成果、是否驱动公司效率提高外,消费者的认可也是重要一环。然而从sns平台来看,艾芬达引以为傲的科技却遭消费者吐糟。

  有消费者表示,尽管艾芬达电热毛巾架标注诸多功能,然而在实际使用中,仅有自由模式70度可以正常使用,并且需要4到6个小时才能烘干毛巾。

  为了维系品牌口碑,艾芬达通过要求消费者收货后发朋友圈、小红书写好评退差价的形式,利诱营销,但对于产品质量的不满,还是难以阻挡消费者在公共平台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

  在楼市资本论看来,我国电热毛巾架市场还处于培育期,对于厂家来说更应带给消费者良好的购物体验,方能让产品推广开来。靠利益诱导评论营造的好评氛围,注定难以长久。

  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艾芬达分别实现营收5.92亿元、5.57亿元、8亿元,其中来自境外销售收入金额占比分别达到90.30%、89.37%和89.93%,主要销往欧洲、北美等。

  近年来,以中美贸易摩擦为主导的国际贸易形势较为动荡,全球范围保守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再度抬头。

  楼市资本论认为,在贸易政策带来的风险客观存在的背景下,高度依赖境外收入的艾芬达,未来的经营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另一方面,汇率波动也对其艾芬达的盈利情况产生较大影响。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3781.71万元、1292.72万元、7007.6万元,变动幅度高达-24.08%、-67.72%、442.08%。

  这正是因为公司的产品出口主要以美元、欧元及英镑等进行结算,报告期内公司汇兑损益分别为-379.76 万元、1169.04万元、470.14万元,占同期利润总额的比例-9.27%、92.04%和6.02%,其中2020年主要受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升值的影响。

  公司采取线上推广自有品牌的模式,一方面通过天猫、京东、阿里巴巴等布局线上销售,另一方面与房地产公司合作,向其开发建设的精装修房提供卫浴毛巾架产品。报告期内,公司线上销售主要以自有品牌的卫浴毛巾架为主,其收入分别为2785.62万元、2475.60万元和1938.21万元,可谓杯水车薪。

  在楼市资本论看来,随着80后、90后成为家居消费主力,对于消费升级的需求,让电热毛巾架在国内发展前景可期。但对于艾芬达来说,要想从代工厂变为品牌商,真正占领国内市场,还需加大科技开发力度,提升品牌营销能力,读懂国内人群需求。

Copyright © 2021 十大菠菜靠谱平台 版权所有    辽ICP备20007837号